安全生活学习-祈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用百度帐号登录

小猪“读心术”实现突破,人类用意念控制机器还会远吗?

2020-9-8 12:57| 发布者: 一生平安| 查看: 523| 评论: 0|来自: 人民日报客户端

摘要: 小猪“读心术”实现突破,人类用意念控制机器还会远吗?被形容为大胆激进的特斯拉汽车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最近又展示了他旗下脑机接口公司的最新进展。  一 ...
  小猪“读心术”实现突破,人类用意念控制机器还会远吗? 

  被形容为大胆激进的特斯拉汽车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最近又展示了他旗下脑机接口公司的最新进展。
  一枚硬币大小、可植入颅内的无线脑机接口设备,一台能操作植入手术的机器人,以及一头颅内已植入该脑机接口设备的小猪,是在线直播的三个“主角”。在现场,植入的脑机接口设备读取出小猪大脑内的神经活动实时信号,而显示在屏幕上的这些神经信号数据看起来可以和这头小猪的某些动作或反应一一对应。
  炫酷的科技感,掌控大脑的科幻色彩,足够使这项技术激发人们的热情。“这项脑机接口的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例如可以用心灵感应召唤一辆自动驾驶中的特斯拉”“直接通过芯片听音乐”……随着马斯克的畅想节奏,在人们眼中,这样的脑机接口科技,不仅仅可以帮助解决失明、失忆、瘫痪、癫痫等许多与神经系统相关的问题,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就能实现用意念控制电脑和智能手机,乃至有朝一日,存储、上传和下载人的记忆的设想也会成为现实。
  对此,科学家们显然更谨慎一些。有专家认为,脑机接口技术的瓶颈在于对神经元活动的准确快速的编码和解码。换句话说,不搞清楚大脑的“语言”,也就不可能实现人脑和机器之间的通信。 就马斯克这项脑机接口技术而言,还只处在植入手术和数据采集阶段,对大脑神经元的认知并没有太多涉及,离所谓的意识解读、记忆储存相距遥远。但这个脑机接口技术也给科研人员研究大脑提供了一个新工具,更好地辅助探究大脑脉冲所产生的意义,未来,科学研究的进步又会反馈这项技术。
  就脑机接口技术而言,确实不算是最新鲜的领域。人工耳蜗的应用早已成熟。在所谓意念控制上,国内有大学几年前也成功实现过“猴子意念控制机械”,也有航天员在近地太空开展过这种具有科幻色彩的脑机交互实验。硬件的植入离不开对应大脑信号的具体阐释,由于科学上对人脑的认知还很有限,脑机接口技术的实质进展并没有那么迅速。一些成果往往是以“黑盒子”的方式对大脑神经活动进行读码、解码,例如在“猴子意念控制机械”实验中,科学家用了约200个神经元,就实验对象的运动做出简单解码,而手的运动区少说也有几万到几十万个神经元,由此也可见破解大脑奥秘的难度。 时下,在全球范围内,大脑科学研究计划往往是各国科研的重中之重。
  脑机接口技术再次引发关注,或许再次验证了马斯克的创新逻辑和工程师“情结”。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马斯克告诉笔者,他认为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创造新事物,很多伟大的创新都来自创业公司。而且他个人很喜欢“工程师”这个称呼,并把70%—80%的时间都花在和工程师们一起讨论研究最先进的技术。马斯克展示的脑机接口技术中,设备与大脑多达1024路的连接、设备无线传输和感应充电等新技术的集成应用,凸显出“工程师思维”。联想到不久前马斯克旗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完成的载人飞船太空往返,飞船的操作界面首次用上了生活中常见的触摸屏,尽管技术未必往前推进一步,但在应用上敢于突破常规,这样的一步也很了不起。
  回顾新技术的诞生和科学探索的进步,科学幻想似乎在某种程度上给科学指明了方向。望远镜是“千里眼”,手机可以看做是“顺风耳”,“腾云驾雾”被飞机乃至火箭和飞船实现了。科幻小说中的“机器人三大定律”,不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专家也都认同。仔细想来, 科幻和科学的一个很重要的共同点是都体现了人类不断突破自我的本能追求,这也可以解释脑机接口技术为何能引起大众如此浓厚的兴趣。
  当然,科幻和科学最大的不同,在于一个是想象,一个是实践。想象是瞬时的、美妙的,实践很可能是漫长的、枯燥的。当然,马斯克对脑机接口技术的前景或许不能称之为科学幻想,而是大胆设想。但科学探索需要好奇心驱动,想象力对科技发展也不可或缺。就像摘到伸手够不着的苹果,需要跳一跳,要赢取未来,或许也要在创新的过程中有几分大胆的想象,多几分跨越的激情。
  这正是:想象驱动探索,实践创造未来。
  距离马斯克公布升级版脑机接口和进行设备植入的手术机器人已经一周有余,但学界对于被命名为the Link v 0.9版的脑机接口讨论仍在继续。
  事实上,“脑机接口”作为前沿科技研究的热点技术,一直颇受业界关注。2017年,马斯克成立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两年后,马斯克和他的Neuralink团队发布了其首款产品,即“脑后插管”新技术,通过向大脑植入电极的方式来读取大脑信号,并宣布了他们进一步开发脑机接口的计划。
  可以说,脑机接口几次在科技界掀起轩然大波,而这次的升级版脑机接口在带来震撼过后,讨论的声音也渐趋理性。升级版的脑机接口是“言过其实”还是“确实如此”?其又将在脑机接口的发展里占据怎样的地位?
  从“脑后插管”到“脑中芯片”
  2019年中旬,马斯克公布了第一代脑机接口,也可以简单描述为一个“脑后插管”技术,通过一台神经手术机器人,像微创眼科手术一样安全无痛地在脑袋上穿孔,向大脑内快速植入芯片,然后通过 USB-C 接口直接读取大脑信号,并可以用 iPhone 控制。
  具体来说,可以分成三步,首先,用“缝纫机”和激光在头骨上钻孔,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脑袋打洞,这种神经外科机器人“缝纫机”能够每分钟植入六根线,且微创、无血和安全。
  其次,向大脑植入定制芯片,以便更好地读取和放大来自大脑的信号。定制芯片需要植入大脑的特定地方,其中,三个位于运动区域,一个位于感受区域,而唯一外置的设备则安装在耳后,内含一枚电池。

  最后,就是信息的导出,这需要使用一种直径4-6微米的线,而这些柔韧的线实际上是一种用类似玻璃纸的材料来做绝缘体,里面包含有一系列连接微小电极或传感器的导线,与其他脑机接口中使用的材料相比,它不仅对大脑损害性更小,而且还能传输更多数据。
  一年后,一周前,马斯克在发布会上展示关于脑机接口的最新成果,其中包括简化后硬币大小的Neuralink植入物和进行设备植入的手术机器人。
  Neuralink 推出的新设备被命名为the Link v 0.9 版,较之初代的设备,植入步骤并没有相差很大,但升级版的脑机接口尺寸更小,性能更好,和 Apple Watch 等智能手表一样能够待机一整天,在睡觉的时候无线充电。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植入性的医疗器材,无线技术已经有 10 多年的历史了。包括此前植入心脏起搏器,或者深度脑刺激的设备都会有无线传输,但是宽带没有那么大,传的数据并不是很多,且不能无线充电。而Neuralink 的无线既传电能,又传数据,这意味着,作为一个电子设备,Neuralink是完整的,这也是电子设计的一个进展。
  马斯克此次所展示的芯片有 1024 个通道,而上一版本则有 3072 个通道。1024 个通道可以理解为 1024 个神经信号采集点。与 3072 个通道相比,虽然采集点少了,但在给定的脑区和范围内(2x1 厘米范围的运动皮层),采集到的有效数据未必受到影响。
  此外,新的脑机接口搭配新版的手术机器人,相比去年的“缝纫机”看起来有了很大进步。这台机器会对大脑结构进行扫描,小心避开危险区域,所以植入过程也不会对大脑产生伤害。
  为了展示新设备,发布会现场,马斯克展示了一群实验猪。这些实验猪之前曾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手术机器人将最新版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大脑,时长约7分10秒。结果显示,这些猪的大脑活动可以通过无线传输到附近一台电脑上,让在场所有人员看到当马斯克抚摸它们的鼻子时,这些猪的大脑神经元有所反应。
  “言过其实”还是“确实如此”?
  想要了解脑机接口,首先要明确几个相关的概念。
  脑机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或者Brain-machine Interface):通过传感器提取头皮上、大脑皮层上电场或磁场等信号、参数,进而进行数据提取、分类和分析,最终控制体外设备对人体周边环境进行增强或改善的人机交互装置。
  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由大脑和脊髓组成,是人体运动的命令源也是脑机-接口主要分析目标。
  脑电波(Electroencephalogram, EEG):与大脑皮层神经元活跃度密切相关,大部分学者认为其主要组成部分是神经元突触后电位。脑电波是脑-机接口的主要信号来源之一。
  分形维数(Fractal Dimension, FD):来源于分形理论,可以用于分析数据的复杂性。是现代科学用于分析混沌动力学系统和非线性信号的工具之一。
  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 ANN):一种基于大规模计算训练从而多层次地提取目标特征值的数学模型。ANN常被应用于数据分析。
  脑机接口的发展和脑科学的进步密切相关。大脑属于中枢神经系统,其包含了大约870亿个神经元。大脑时时刻刻接受来自视神经、听觉神经等,以及周围神经系统(Peripheral Nervous System)传送过来的信号。大脑将这些信号进行解析,并产生感觉,进而对外在环境做出反应形成运动信号。运动信号再通过脊髓传达到周围神经系统,进而控制肌肉控制人的身体,做出复杂(高级)运动行为(比如弹钢琴,弹吉他)。
  当脑神经开始处理信息,就会产生相应的电磁信号。从神经元的构造来看,当神经元传达信号时,神经元内外的带电离子流动形成电流,电流到达突触后激发化学反应继续传递信号给下一个神经元。
  当一定数量的神经元像集成电路一样一起工作时,就可以产生能被宏观的电极所探测到的电磁信号。而电磁型号的变化,则反映出当前皮层区域的活跃程度。这些信号经过放大,编译变成了包含信息的信号。这样研究人员就可以进行数据分析,用算法推测出大脑想表达的东西。
  而目前的芯片植入主要针对运动皮层,而运动皮层信号的解码技术早已实现,不是难点,一般算法或机器学习都可以搞定。相反,当脑机接口涉及解码人类语言,决策或意识内容,那么就意味着,需要神经解码的技术进步。

  尽管Neuralink 目前能解决与动作有关的信号解码,但与人的思维意识还有很大距离。从目前技术来看,神经科学知识依然是技术的桎梏所在。现代医学对一些疾病了解还不够深,所以即使现在已经做好了植入系统的硬件、软件和 FDA 的许可,但依旧不能解决最根本的问题,而只有在神经科学或者研究到位下才能真正做到。
  脑机接口前路何在?
  显然,脑机接口的发展不会是一蹴而就的。
  初级的脑机接口是使用脑神经的信号控制体外装置,从而满足自己的特殊需求的系统。早先美国国防部资助的项目就提出了“脑控机械臂”的需求,期望以脑机结合的手段帮助战争中那些 “缺胳膊少腿”的伤兵。借助于脑机接口和机械臂,让他们能实现生活自理。
  今年,来自查尔默斯理工大学等研究人员的报告称,有史以来最先进的仿生假肢之一又取得了新的突破与成功。该系统被整合到病人的神经中,让他们只需想一想就能控制假肢,就像使用自然肢体一样。

  马斯克在发布会上也表示,未来人人都可以在脑部植入一个芯片,解决从记忆力丧失到听力丧失、失明、瘫痪、抑郁、失眠、极度疼痛、焦虑、成瘾、中风、脑部损害等一系列问题。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马斯克长远的目标是迎接“超人认知”(superhuman cognition)时代的到来。这源于马斯克过对人工智能(AI)的担忧,马斯克认为,人类需要与人工智能结合为一体才能避免未来人工智能变得过于强大而摧毁人类这一最遭情况的出现。
  这就涉及到更高级的脑机接口,即可以在人的控制下,对自己的意识和记忆进行改造,并且可以和外界(互联网或个人服务器)进行双向的交流,而人脑也可以变成一个可有限访问的节点服务器进行信息传送。
  更高级的脑机接口是对人类的增强。通过脑机接口,我们可以短时间内拥有大量的知识和技能,获得一般人类无法拥有的超能力。
  记忆移植就是这个领域研究的重点。现在,美国科学家已经发现大脑海马体的记忆密码,开始尝试用芯片备份记忆,然后把芯片植入另一个大脑,实现记忆移植。这个实验已经在猴子身上取得成功。这项技术的终极目的,正是通过脑机接口技术,把大量的信息和资料传输到大脑里,或把大脑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最终实现人类意识合记忆在计算机世界的永生。

  当脑机接口下潜至深层时,则真正达到了马斯克所构想的人机结合。即人类不用语言,仅靠大脑中的脑电信号就可以彼此沟通,实现“无损”的大脑信息传输。这种脑脑交互,彼此传递的本质是神经元群的活动。不像语言的模糊和词不达意,它是一种彻底的、100%的、毫无信息扭曲的“心领神会”。
  事实上,脑机接口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已经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与此同时的是巨大的争议和质疑,是除了技术壁垒外,必然面对的传统伦理的拷问。而如何平衡一项新技术的发展与约束,则将成为很长时间内科学发展中的一道难题。
  毫无意外,关于脑机接口的技术构想随着科学的发展都将成为现实,但无论何种脑机接口真正落地以前,我们仍要面对科技伦理的拷问,只有辅之以人性,科技才能有温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厦门鹭岛网络-361000.net ,翼企魔方,厦门企业邮局,厦门域名注册,虚拟主机,厦门软件定制|厦门网站建设!

申请友链|网址导航|网站导航|小黑屋|扫一下二维码进入手机版|祈安网 ( 闽ICP备06000414号 )|公安备案号35052402000130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24 11:07 , Processed in 1.238493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请加为QQ好友再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