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生活学习-祈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用百度帐号登录

美国会议软件Zoom创始人兼CEO-美籍华裔袁征

2020-4-22 20:30| 发布者: 一生平安| 查看: 960| 评论: 0|原作者: 陈世锋|来自: 数字科技洞察

摘要: 在这场疫情中,互联网科技、创新领域收益最大,以Zoom为代表的科技公司成为2020年疫情风口上的宠儿,而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加州圣何塞的美国上市公司,创始人兼CEO为美籍华裔袁征(Eric Yuan)。 ...
  近日,"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互联网趋势报告》。

  她认为,在这场疫情中,互联网科技、创新领域收益最大,以Zoom为代表的科技公司成为2020年疫情风口上的宠儿,而这家总部设在美国加州圣何塞的美国上市公司,创始人兼CEO为美籍华裔袁征(Eric Yuan)。
  为什么是这个华裔袁征引领了这轮北美互联网创新浪潮呢?
  这还要从1995年比尔盖茨给微软写了一封内部信说起,在这封名为"互联网潮汐"备忘录的内部信中,比尔盖茨详尽地讲述了微软all in互联网的原因,由此奠定了此后二十年微软在互联网世界中的领导地位。
  比尔盖茨这样写道:"我认为,未来几年互联网的发展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决定整个行业的方向。""最重要的是,互联网可以成为一个发布内容的场所。它有足够的用户,它能从这些用户所贡献的内容的正反馈循环中获益,获得的用户越多,带来的内容就越多,反过来会带动更多用户的加入。"
  相比美国,中国有着更多的用户数量,不仅为互联网创造了大量的在线场景,也为互联网积蓄了大批IT人才。不管是搜狐、百度等老一代互联网公司,还是如美团、大疆等新一代创新者,无不因此受益匪浅。

  实际上,远在美国硅谷的Zoom,也是在这波互联网人才红利催生出来的产物,其创始人袁征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9次签证,远渡重洋
  袁征,出生于山东泰安的一个采矿工程师家庭。山东科技大学本科、中国矿业大学硕士,在国内不属于一流院校毕业,按照既定的发展轨迹,接替老爸成为工程师理所当然。
  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袁征毕业后应该和无数理工男一样,不需要有强大的资本背景,不需要强有力的人脉资源,过着以技术换钱的平凡生活。
  不过,喜欢看书的袁征并不会安于现状:与女朋友异地恋的痛苦,能否用工具来解决?靠实体书店、邮局已经无法尽览天下之书,如果能够用网络来买卖书籍就好了。
  此时,袁征尚不知道远在美国的亚马逊已经开始了书籍网购业务,更不会知道亚马逊CEO贝索斯后来会成为全球首富。不过,他还是从另一个全球首富——比尔盖茨那里了解到互联网这条信息高速公路。
  1994年,袁征去日本出差,恰好赶上比尔盖茨在日本发布一场"信息高速公路"的演讲。不过,作为演讲主体的日本人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多少,而作为"旁听生"的袁征却大受启发,由此萌生了前往美国近距离接受互联网的想法。
  当时,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尚未起步。
  树立起"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广告牌的瀛海威还没有踪迹,成立搜狐的张朝阳博士还在到处乱晃,自然也没有四大门户的辉煌。
  而此时的袁征已经混迹在中关村,与王选的学生、王志东、魏松祥和赵斌等在一起交流,组成一个中关村汉字系统的技术小圈子。
  不过,能写代码却不足以让袁征出国,语言问题是摆在他面前的一道拦路虎。
  袁征的普通话带有明显的山东口音,英语更是磕磕绊绊,这为其赴美签证营造了不小的困难。再加上,由于签证时用的是"顾问"头衔,就被美国那边认为是兼职承包商,也就是临时打工者。
  因此,在两年时间内,袁征申请了9次签证,前8次一直被拒,直到第九次才如愿以偿。
  华人工程师在"硅谷"
  到了美国后,住在亲戚的家里,重温了一遍华人留学"刷盘子"的经历,之后袁征用代码"敲开"了WebEx的大门,而恰好这家企业的老板也是一个中国人——朱敏,所以对于是否能够使用英语交流没有太多的要求。
  实际上,WebEx的技术骨干和研发团队大多数都是华人。
  大约1997 年前后,WebEx创始人朱敏和妻子徐郁清经常在中美之间往返,见了大批北大、清华、中科院、浙大的名校毕业生。这批优秀的工程师团队集结之后,成建制地被直接输送到美国。同时,朱敏在杭州、苏州、合肥都开设了办公室,与硅谷的团队多地协作。
  在无数班车行驶的硅谷101公路上,华人工程师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帕洛阿尔托、山景城、桑尼维尔、圣克拉拉等硅谷主要城市中,都有多个销售中国商品为主的大华超市(99 Ranch Market),超市周边通常会簇拥着一圈中餐馆,而在其中驻足的也大多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
  他们有与袁征一样来自于国内的大学,当然以北大、清华、复旦等名校居多,此外还有来自常青藤、斯坦福大学的华人留学生。
  而来到硅谷的华人大多数都是工程、编程等技术背景,这个群体有一个共性就是逻辑性强,有务实精神,对于技术问题一丝不苟,相较于其他国家的工程师更加勤奋,毕业于国内三流本科的袁征亦是如此。
  在随后的一些媒体采访中,袁征经常流露出对那一段工作的回忆:"硅谷比自己聪明的人多的是,但如果他们每天工作八小时,我可以工作10个小时,工作已经成为我的DNA"。WebEx的代码都是袁征和同事们夜以继日敲出来的。
  勤奋,带来的技术上的接连进步,袁征渐渐在办公会议软件领域小有名气。
  但在前老板朱敏看来,华人工程师最大的弊病在于"拙於言词",本来英语对话不甚流利的袁征更是如此。正因为如此,华人工程师大多做得是十分艰辛的基础工作,印度人在硅谷反而更能吃得开,走上高管职务的不计其数,比如微软CEO纳德拉、WebEx朱敏的合伙人苏布拉·埃亚……
  年轻时的袁征自然不愿成为籍籍无名的华人工程师的一员,为了锻炼语言交际能力,每逢下班袁征总会喊其他人去踢球,在激情的运动中不断增强自己的语言能力,并与小伙伴们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
  最后,袁征终于能够熟练的运用英语与他人交流,尽管口音中仍然带着浓浓的中国风。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初,美国科技公司发展蓬勃并开始向全球化市场拓展,如何将资源进行最优化配置成了关键。所以不少企业开始将生产制造环节向大陆、东南亚、东欧进行转移,供应链更是遍布全球。
  在这种行业背景下,管理、服务和技术人员之间的沟通成本开始变高,由于产品具备先进的技术以及首创的 SaaS 商业模式,Webex 的网络视频会议业务开始出现了高速增长。
  相应的,WebEx也从最初的十几个人的小公司慢慢壮大,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袁征也从工程师、工程师经理、高级工程师经理,到总监、高级总监。期间,袁征也经历了911事件后WebEx用户量大增、互联网巨头竞争等一系列故事,从中获益匪浅。
  2007年,前老板朱敏将WebEx卖给了思科,袁征也成为思科旗下WebEx的技术副总裁。
  40个人的初创团队与500多中国工程师
  WebEx原本是依靠为了方便人们分享PDF文件等起家,随后在技术上进行了迭代。但对于思科而言,WebEx更像是一枚与微软较量的棋子,斥巨资收购后就放置一旁。
  随着时间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客户对于WebEx的产品感到不满意,这让袁征感到十分苦闷。
  他认为,"思科给我的薪水很不错,但网讯就像是我的孩子。2010和2011年,客户对我们的产品并不满意。那段时间我很难受,于是花了大量的时间做技术研究。我也问自己,为什么客户满意度不高?"
  经过调研后袁征发现,"WebEX不是为互联网设计的,所以需要重写代码,然而思科公司不愿意。"在此情况下,袁征甩开思科单干的意愿越来越强烈。
  2011年,他终于选择了离开。不过,他并非一个人,有40多个同事随他一起创业。
  和袁征前后离职的还有思科前发展部负责人舒曼(Dan Scheinman),舒曼虽然不看好袁征要做的业务,因为办公会议已经是思科、微软等互联网巨头的天下。
  但袁征认为,"市场虽然拥挤,但潜力巨大。如果我们的产品做得比别人的都好,那我们就赢了。"舒曼也十分相信袁征的能力,没怎么犹豫,就拿出25万美元给袁征作为创业启动资金。
  据说,原来一开始公司的名字叫Saasbee,在舒曼的建议下才改名为Zoom。
  给袁征送钱的还有前老板朱敏,或许是因为袁征选择的创业方向与思科WebEx有所重合,这笔钱是由朱敏的夫人徐郁清提供的。而原来WebEx的印度创始人苏布拉伊亚(Subrah Iyar)也基于信任,给了袁征300万美元天使投资。
  有了资金,以及一个40多人的初创团队,到了2012年8月,Zoom就发布了第一个版本。
  起初,Zoom面对的主要是C端用户。由于Zoom兼容各种电脑终端和移动设备,网络连接稳定,音频和视频质量很高,参会者无需下载任何软件,甚至不需要登陆,只要主持人注册账号即可……很快打动了第一批尝鲜者。
  转向B端并扩大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
  大约2012年11月,斯坦福在为自己的在线学习平台寻找一套方案。他们试过很多方案后发现Zoom的质量更好。
  并且,由于Zoom具有高品质、易用性,可以让200人同时接入,免费模式和产品形态非常符合教育行业以及SMB企业对灵活性的诉求,即使后期prime的小团队推出的$14.99/每月的版本依然具有价格优势,这显然为使用者拉低了使用门槛。
  很快,2013年,参加Zoom会议的人数为300万;
  2014年,参加Zoom会议的人数为3000万;
  2015年,参加Zoom会议的人数增长到了1亿;
  ……
  2018年,Zoom上市,当年即扭亏为盈。
  有人说袁征加持了幸运光环,但在其背后,实则蕴藏着这个浓眉大眼东方人的处世哲学与商业智慧。

  从创立Zoom至今,袁征一共离开过美国8次,其中6次都是中国。在此期间,袁征得到了杨志远、李嘉诚、红杉资本等的注资,客户数量也大幅度增加,而袁征与他们商谈的场景却几乎都是借道Zoom来完成。
  他们的交流通常是这样:"Eric(袁征的英文名),我们会成为你非常重要的顾客,你一定要来拜访我们。"袁征总是说:"好啊,我会去,我们先用Zoom聊一下吧。"通常这样就够了。只有在IPO路演时,袁征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参加了一次投资人晚宴。
  除了自己身体力行推广Zoom外,袁征对员工首先的要求是:"及时响应客户需求,通过咨询的方式来构建我们的服务,即让产品开发团队与客户一起探讨可能达成的方向和结果。假设某个需求有很多客户都提到了,那么我们会努力实现它。"
  因而,在招聘员工时,袁征最喜欢提的问题是"最近读了什么书?"如果应聘者回答"因为工作繁重的原因,最近没有看书",通常会被袁征pass掉。
  在袁征的信条中,不断学习新知识是每一个人必备的能力,这的确很中国人。这种情形也会经常出现在与儿子的日常交流中,袁征要求儿子在每次期末考试中要拿双A,而在美国出生的儿子已经有自己的想法。
  不过,在远隔着一个太平洋的中国,袁征很容易找到他想要的员工。
  从2016年算起,在此前的10年中,中国培养出6000万大学生和450万研究生,2017届全国高校毕业生约为795万人,留学归国人员数量也大幅提升,中国的高端人才储备量已达美国的数倍。Zoom在中国的多个研发中心拥有500多名员工,占其员工总数的约30%。
  而根据Glassdoor的数据,中国的入门级软件工程师平均年薪约为34,350美元,约为美国同行业从业者的三分之一(如圣何塞平均年薪110,000美元)。
  有分析机构认为,Zoom之所以能够盈利完全是因为有一个"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创始人,能够从中国这个IT高级技工的"世界工厂"获得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这才是Zoom生存下来的奥秘。
  站在中国庞大"工程师红利"的肩膀上,袁征继续改写着北美会议办公软件的历史。
  那么,在中国人口红利、工程师红利、应用场景广泛的基础上,中国会议办公软件乃至产业互联网会不会突飞猛进呢?时间会给与我们肯定的答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厦门鹭岛网络-361000.net ,翼企魔方,厦门企业邮局,厦门域名注册,虚拟主机,厦门软件定制|厦门网站建设!

申请友链|网址导航|网站导航|小黑屋|扫一下二维码进入手机版|祈安网 ( 闽ICP备06000414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6 12:23 , Processed in 1.221783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请加为QQ好友再交谈

返回顶部